石龙医院健康养生网/养生常识/饮食养生/四季养生/养生保健/养生人群/中医养生/运动养生/养生食材/养生菜谱/标签
当前位置:首页 > 四季养生 > 节气养生 > > 正文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2018-07-08 06:09:24 来源: 石龙医院健康养生网  点击: 次 标签:

导读: 我们都在自己的生活里。 快乐的生活。 珍惜现在的一切。乡土情结柯 灵每个人的心里。 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得意时想到它。 失意时想到它。逢

我们都在自己的生活里。
       快乐的生活。
       珍惜现在的一切。

乡土情结

柯 灵

每个人的心里。
       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得意时想到它。
       失意时想到它。逢年逢节。
       触景生情。
       随时随地想到它。辽阔的空间。
       悠邈的时间。
       都不会使这种感情褪色:这就是乡土情结。

人生旅途崎岖修远。
       起点站是童年。人第一眼看见的世界。
       就是生我育我的乡土。他从母亲的怀抱。
       父亲的眼神。
       亲族的逗弄中开始体会爱。乡土的一山一水。
       一草一木。
       都溶化为童年生活的血肉。
       不可分割。而且可能祖祖辈辈都植根在这片土地上。
       有一部悲欢离合的家史。在听祖母讲故事的同时。
       就种在小小的心坎里。

邻里乡亲。
       早晚在街头巷尾、桥上井边、田塍篱角相见。
       音容笑貌。
       闭眼塞耳也彼此了然。
       横竖呼吸着同一的空气。
       濡染着同一的风习。
       千丝万缕沾着边。一个人为自己的一生定音定调定向定位。
       要经过千磨百折的摸索。
       前途充满未知数。
       但童年的烙印。
       却像春蚕作茧。
       紧紧地包着自己。
       又像文身的花纹。
       一辈子附在身上。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金窝银窝。
       不如家里的草窝。”但人是不安分的动物。
       多少人仗着年少气盛。
       横一横心。
       咬一咬牙。
       扬一扬手。
       向恋恋不舍的家乡告别。
       万里投荒。
       去寻找理想。
       追求荣誉。
       开创事业。
       富有浪漫气息。有的只是一首朦胧诗。
       --为了闯世界。多数却完全是沉重的现实主义格调:

许多稚弱的童男童女。
       为了维持最低限度的生存要求。
       被父母含着眼泪打发出门。
       去串演各种悲剧。人一离开乡土。
       就成了失根的兰花。
       逐浪的浮萍。
       飞舞的秋蓬。
       因风四散的蒲公英。
       但乡土的梦。
       却永远追随着他们。浪荡乾坤的结果。
       多数是少年子弟江湖老。
       黄金、美人、虚名、实惠。
       都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安土重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
       鸟恋旧林。
       鱼思故渊;树高千丈。
       落叶归根。但百余年来。
       许多人依然不得不离乡别井。
       乃至飘洋过海。
       谋生异域。有清一代。
       出国的华工不下一千万。
       足迹遍于世界。美国南北战争以后。
       黑奴解放了。
       我们这些黄皮肤的同胞。
       恰恰以刻苦、耐劳、廉价的特质。
       成了奴隶劳动的后续部队。
       他们当然做梦也没有想到什么叫人权。为了改变祖国的命运。
       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运动发轫于美国檀香山。
       第一代中国共产党人。
       很多曾在法国勤工俭学。改革开放后掀起的出国潮。
       汹涌澎湃。
       方兴未艾。

还有一种颇似难料而其实易解的矛盾现象:鸦片战争期间被清王朝割弃的香港。
       经过一百五十年的沧桑世变。
       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这是何等的盛事!而一些生于斯、食于斯、惨淡经营于斯的香港人。
       却宁愿抛弃家业。
       纷纷作移民计。这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浮海远游的潮流。
       各有其截然不同的背景、色彩和内涵。
       不可一概而论。
       却都是时代浮沉的倒影。
       历史浩荡前进中飞溅的浪花。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民族向心力的凝聚。
       并不取决于地理距离的远近。我们第一代的华侨。
       含辛茹苦。
       寄籍外洋。
       生儿育女。
       却世代翘首神州。当祖国需要的时候。
       他们都作了慷慨的奉献。香港蕞尔一岛。
       从普通居民到各业之王、绅士爵士、翰苑名流。
       对大陆踊跃输将。
       表示休戚相关、风雨同舟的情谊。
       是近在眼前的动人事例。

“美不美。
       故乡水。
       亲不亲。
       故乡人”,此中情味。
       离故土越远。
       就体会越深。科学进步使天涯比邻。
       东西文化的融会交流使心灵相通。
       地球会变得越来越小。但乡土之恋不会因此消失。

小 桥

佚 名

横在山之陬。
       水之滨。
       卧在江南烟雨里。
       北国迷茫风雪中。
       无论石拱的。
       木架的。
       无论藤编的。
       舟浮的。
       简素的、玲珑、野朴。
       永远是小桥的品格。比之现代的长堤大坝。
       小桥没有宏丽的桥头堡。
       没有高大的石墩跨梁。
       甚至连雕龙绘凤的栏杆也常常略去。就那么简简单单。
       潇洒出尘的“一”撇。

然而。
       这一撇。
       曾经跨越了多少危崖峭壁。
       急流险滩。
       茫茫岁月。
       给行路人带来希望和信心向着遥远的彼岸不停地追索着。

小桥是一道凄美的风景。那瘦骨伶仃的支柱。
       那宽宽窄窄的桥板。
       临水兀立。
       幽独而自怜。是谁骑驴过小桥。
       独叹梅花瘦?又是谁小桥人独立。
       望尽天涯路?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自古以来。
       桥头就是折柳送别的最佳所在。在那细雨蒙蒙。
       柳色青青的渭城早春。
       唐代大诗人王摩诘在灞桥头与友人依依相别了。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似海的深情。
       不仅让桥下的流水为之动容幽咽。
       以至百代之下依然令我们仰慕不已。
       历尽人生坎坷的南宋诗人姜白石过垂虹桥时诗兴大发:“自作新词韵最娇。
       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
       回首烟波十四桥。”小桥。
       演绎了几多凄切曲折的人生故事。

然而。
       小桥上伫立最多的应是无尽的离愁吧? “鸡声茅店月。
       人迹板桥霜”,“寒树鸟初动。
       霜桥人未行”.板桥。
       霜桥。
       不仅是路的延伸。
       也是一种乡愁的具象。而马致远的秋思小令。
       更是道尽了天涯游子的凄苦情怀。眼前是小桥流水的幽雅环境和安居其间的人家。
       而自己的故乡却还在山重水复的迢迢远方不正衬出旅人的奔波不定。
       以及由此引发的羁旅愁思?

当然。
       小桥还是一种闲适与静远。你看那位归隐诗人。
       当他带月荷锄归。
       又在桥下清且浅的溪水里濯足。
       洗去躬耕的汗尘与劳累。
       洗去一腔旷达的胸臆。
       然后邀邻呼友。
       或斗酒吟诗。
       或手挥五弦。
       目送归鸿。小桥载着他陶然自乐的心境。
       载着他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骨与气节。

就这样。
       小桥成了人生的各种象征。
       成为一幅幅千古不朽的诗画。这里。
       除了小桥本身的古朴、空灵的气质。
       还因为小桥总是与流水舟楫、渔歌号子。
       以及岸边的草屋农舍、牧童短笛紧紧相连。
       拓印出一幅古老凄美、宁静闲适的田园风景画。那些文人墨客、达官显贵在官场失宠、情场失意之后。
       拖着疲惫的身心走荒村野店。一座苍古的小桥。
       可以慰籍他们饱经沧桑的心灵。
       又是散怀写意的最美笔触。
       还是寻求哲理禅意的去处。张继进京赶考落榜之后。
       驾一叶小船到姑苏城外枫桥边停泊。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在那悔恨煎熬的不眠之夜。
       那秋月。
       那乌啼。
       那红枫。
       那渔火。
       那江桥。
       正与寒山寺钟声。
       撞击在张继的心坎上。于是他推枕头而起。
       摸黑写下了“枫桥夜泊” 四字。
       成就了一首流传千载的好诗。
       让世世代代的游客有了一方寻梦的去处。而当代诗人卞之琳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更是深沉含蓄地道出了人与桥之间乃至宇宙万物之间息息相关、互为依存地哲学意蕴。

世间有太多地坎坷不平。
       惟质朴的小桥站立在江流天堑。
       用宽容与坦诚。
       支撑起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的信念。
       引渡一颗颗饱经忧伤的心灵。
       引渡平平凡凡的人生。

传统的误读

佚 名

我认为我们可能误读了我们的思想文化传统。很久以前就误读了。
       现在还在误读。

不是个别的。
       不光在国内。
       甚至不是少数。
       而是相当多的研究者都倾向认为:儒家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中心。还有的把儒家思想和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完全等同起来。
       以为在中国。
       儒家就是传统。这样来看待中国传统思想文化。
       就是对文化传统的误读。

不妨回顾一下历史上的各个时代--

先秦时代。
       春秋战国时期。
       是诸子百家争鸣竞放的时代。
       儒家只不过是诸子百家中的一家。
       无所谓儒家中心。

秦朝。
       法家地位显赫。
       因此才有焚书坑儒。
       更谈不上儒家中心。

西汉。
       西汉前期倡黄老之术。
       “王霸道杂之”;至汉武帝独尊儒术。
       儒家地位始有所改变。但董仲舒试图用阴阳五行的观点诠释儒家。
       实际上是变了味的儒学。

东汉。
       佛教传入。
       道教始哭。
       刚刚确立但还没有真正确立起来的儒家地位。
       遇到了异教旁门的挑战。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魏晋时期。
       那是玄学的时代。

南北朝。
       佛教大盛。
       道教方炽。
       儒家。退为守势。

隋朝和唐朝。
       特别是唐朝。
       那是个大文化的时代。
       兼容并蓄。
       无所不包;但思想文化方面居优胜的是佛家和道家。
       不是儒家。

宋、明出现。
       理学和心学。
       既是传统儒家思想的发展。
       又是儒家思想的转型。准确地说。
       是儒、道、释、庄、玄、禅各种思想彼此交融、互相吸纳的结果。

清朝。
       一开始打乱了传统。
       后来又修补传统;既尊儒。
       又奴儒、坑儒。即使是号称盛世的康、乾时期。
       在经济上、军事上、版图上。
       是世界一流大国;文化上。
       也是十足的小国心态。反儒学潮流。
       有清一代。
       始终没有停止过。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几千年来的中国传统思想文化。
       从来不是单独哪一家哪一派的天下。儒家中心说解释不了历史。儒家即传统是对传统的误读。历史上思想文化最繁盛、昌明、活跃的时期。
       都是各种思想竞争、融合、兼容、并立的时期。这正体现出中国文化的博大精神。

用中国文化精神培育出来的知识分子。
       往往把儒释道等各家思想消融得无碍无隔。
       不是某一种单一的思想。
       而是各种思想的合力。
       铸成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人格精神。

中国文化对异质文化的吸纳与消解能力。
       是无与伦比的。《易经》上说:“天下殊途而同归。
       一致而百虑。”又说:“物相杂。
       故曰文。”这是对中国文化精神的绝好概括。这种精神属于中国文化整体。
       绝非儒家一家一派所能代表。

问题是由于何种原因导致了对传统的误读。如果从方法论的角度着眼。
       把思想文化与社会制度混为一谈。
       是重要原因。制度虽然是文化的派生物。
       是一定文化成熟与否的标志。
       但制度是暂时的。
       文化是永久的。制度。
       包括任何制度。
       都有其不完善性;文化的本性则追求完美。
       不仅属于一个国家。
       而且属于全人类。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过时的制度可以推翻。
       但不能推翻文化。文化传统有断而相续的特性。
       永远割不断。陈寅恪先生曾说:“二千年来华夏民族所受儒家学说之影响最深最巨者。
       实在制度法律公私生活之方面。
       而关于学说思想之方面。
       或转有不如佛道二教者。”这真是通史明变的大判断。
       惜时人鲜有注意者。

总之。
       破除儒家即传统的儒家中心说。
       把一定的思想和一定的制度区分开来。
       是两个关键。在认知上解决两个问题。
       可以走向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正读。
       并进而求得正确。
       为恢复和重建中国文化所固有的会通三教、兼容百家。
       无所不包括、无所不师承的博大而恢弘的精神铺设条件。

在黑暗中并肩行走

周国平

人们常说。
       人与人之间。
       尤其相爱的人之间。
       应该互相了解和理解。
       最好做到彼此透明、心心相印。史怀泽却在《我的青少年时代》(中文本见陈泽环译《敬畏生命》一书)中说。
       这是不可能的。
       任何人也无权对别人提出这种要求。“不仅存在着肉体上的羞耻。
       而且还存在着精神上的羞耻。
       我们应该尊重它。

心灵也有其外衣。
       我们不应脱掉它。”对于他人灵魂的神秘。
       我们同样不能像看一本属于自己的书那样去阅读和认识。
       而只能给予爱和信任。每个人对于别人来说都是一个秘密。
       相爱的人们也只是“在黑暗中并肩行走”,所能做到的仅仅是各自努力追求心中的光明。
       并互相感受到这种努力。
       互相鼓励。
       而“不需要注视别人的脸和探视别人的心灵”.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读着这些精彩无比的议论。
       我无言而折服。
       它们使我瞥见了史怀泽的“敬畏生命”伦理学的深度。凡是有着深刻而丰富的内心生活的人。
       必然深知一切精神事物的神秘性并对之充满敬畏之情。在史怀泽看来。
       一切生命现象都是世界某种神秘的精神本质的显现。
       由此他提出了敬畏一切生命的主张。在一切生命现象中。
       尤以人的心灵生活最接近世界的这种精神本质。因而。
       他认为对于敬畏世界之神秘本质的人来说。
       “敬畏他人的精神本质”乃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以互相理解为人际关系的目的。
       就在于不懂得心灵生活的神秘性。按照这一思路。
       人们一方面非常看重别人是否理解自己。
       甚至公开索取理解。至少在性爱中。
       索取理解似乎成了一种最正当的行为。
       而指责对方不理解自己则成了最严厉的谴责。
       有时候还被用作破裂前的最后通牒。

另一方面。
       人们又非常踊跃地要求理解别人。
       甚至以此名义强迫别人袒露内心的一切。
       一旦遭到拒绝。
       便斥以缺乏信任。在爱情中。
       在亲情中。
       在其他较亲密的交往中。
       这种因强求理解和被理解而造成的有声或无声的战争。
       我们见得还少吗?可是。
       仔细想想。
       我们对自己又真正理解了多少?一个人懂得了自己理解自己之困难。
       他就不会强求别人完全理解自己。
       也不会奢望自己完全理解别人了。

在最内在的精神生活中。
       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爱并不能消除这种孤独。
       但正因为由己及人地领悟到别人的孤独。
       我们内心才会对别人充满最诚挚的爱。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
       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
       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
       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无法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然而。
       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
       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
       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步行的文化

佚 名

古人比较重视步行。
       无论是走路的速度。
       还是步形、体态都有较为明确的划定和区别。步行须制合礼是古代礼法的一个重要内容。古代以右、前为尊。道路之上。
       男居右行。
       女居左行;与父辈外出。
       小辈随后相从。
       不得逾前;与兄弟朋友外出。
       须并行。
       有如雁阵。
       不得超速领先。否则为越位。
       越位即越礼。
       要受到非议。

在古人看来。
       走路的速度、方式须在不同的场合有所区别。《尔雅》说:“堂上谓之行。
       堂下谓之步。
       门外谓之趋。
       中庭谓之走。
       大路谓之奔。”东汉人解释。
       两脚进曰 “行”,徐行曰“步”,疾行曰“趋”,疾趋曰“走”,“奔”即后人所说的奔跑。
       如果不遵此行走。
       无疑既不合礼。
       又不合理。

汉代还明文规定在帝王面前要“疾趋”.对朝廷有特殊贡献的人或皇上特别亲近的人。
       可以免去此礼。
       当然那是独沐皇恩、荣耀无比的事了。在官场之中。
       则有“趋礼”之说。对趋礼的要求也非常严格。如若行走迟缓则要遭到斥责。
       甚至有降职免官的危险。县令拜谒知府若行步迟缓。
       知府的守门人便可斥责县令。

在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中。
       在不背道逾礼的情况下。
       古人也十分讲究步行美。
       以此体现人的性格情趣和风度教养。先秦君子步行鸣佩玉。
       既喻示着君子言行举止要符合德行的要求。
       而佩玉之声伴随着步行的节奏。
       又显示出一种庄重和谐的美。对待步行。
       儒道两家态度素不相同。儒家容美于善。
       道家容美于真。

那些治愈心灵的经典散文

结语:

我们都在自己的生活里。
       健康快乐的成长。
       加油。
       生活。

频道推荐

常识饮食保健中医

热门链接

全部